中国吐鲁番墓葬出土的公元前三世纪至二世纪实用腿假肢
  • 假肢使用者左膝关节强直图. A.X光片. B. 膝盖照片. © DAI.
  • 显示肺结核表征的骨骼病变. A. 左第七节肋骨上的骨膜损伤. B. 第五节颈椎骨外表面的病骨坏死及新骨生成(约50-65岁男性) C. D. 左第三、四节肋骨内表面上的骨膜炎(约19-20岁女性). © DAI.
  • 腿假肢照片及细节图. A. 背面线图(紧贴身体的一面). B. 正面照片. C. 膝盖磨损轮廓细节图. D. 大腿固定板长期摩擦变薄细节图. E. 皮绳穿过角顶与马蹄/驴蹄连系细节图. © DAI.
  • 腿假肢和主人的重建. © DAI.
  • 表一. © DAI.
  • 表二. © DAI.

李肖1,5   Mayke Wagner 2*   吴小红3   Pavel Tarasov 4   张永兵         Arno Schmidt6   Julia Gresky2

 

1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中国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100872

2德国考古研究院:德国柏林Im Dol 2-6,14195

3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北京海淀区白颐路5号,100871

4柏林自由大学地质科学研究所:德国柏林,12249

5吐鲁番学研究院:中国新疆吐鲁番市高昌路224号,838000

6奥托博克医疗保健公司:德国杜德施塔特,Max-Naeder-Str. 15,37115

*作者联络信息:电话:0049-30-187711312;传真:0049 -30- 187711313

邮件地址:mwa [at] zedat [dot] fu-berlin [dot] de

 

引言

“靠自己的双脚站立”这句话的引申含意可以理解为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一个人,如果他的腿脚由于意外、疾病等原因残废或完全缺失,那他就需要借助外力来支撑身体、继续生存下去。手杖或拐杖是最简单的支撑工具,可使人重获行动能力,但却必须占用到手。而使用功能完备的人造假腿,则能使伤者过上近乎正常的生活。因此,假肢的发明,是医疗工程学上的一个重大进步。一些间接的文献资料对假肢的存在给予了佐证,如希罗多德(公元前484 - 前425年)记述的关于海格西斯特拉托斯的故事,其中就提到了人造木质假脚1,2,表明脚部假肢早在公元前5世纪希腊-罗马文化中既已为人所知3。最古老的脚部假肢发现于埃及的底比斯,是一只人造大脚趾,年代为公元前950 -前710年4。而迄今为止已知的最古老的腿部假肢,则来自于1885年在意大利卡普阿发现的一具男性骨骸,其右小腿中部以下缺失,代之以假肢,年代约公元前300年1。 “卡普阿假腿”为木质结构,四周镶以奢华的青铜,显示出主人富有的经济状况。可惜该假肢在二战中不幸丢失,故其具体功能尚无法确定1,2

 

在中国,根据历史文献记载,自公元前两千年晚期起,刖刑即断足已成为“五刑”之一,有出土的青铜刖人像断代在公元前900年左右5。受刖刑之苦的人需要假肢来继续生活。但是,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有关假肢的详细文字记录,还是保存下来的假肢样本或是已治愈的截肢骨骼,均不见报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地处希腊-罗马文化和中国文明的接壤地带,在该市附近的胜金店出土了一只木质腿假肢。本文就假肢的构造细节、使用痕迹、磨损程度、绝对年代以及使用者残存骨骼上所显现出来的病理变化做初步的讨论。

 

墓葬结构及考古概况

胜金店墓地位于今吐鲁番市以东约35公里处,坐落在天山东部火焰山北坡的一片坡地上。2006年至2008年期间,该墓地共发掘墓葬31座,本研究则重点关注2007TSM2(2号墓)。该墓为竖穴偏室墓,从偏室中出土了木质假肢和保存完好的假肢使用者的骨骸,从110厘米深的竖穴中出土了另一具保存完整的骨骸。根据头骨和骨盆6的形态可以判定这两具骨骸属一男一女。二次葬的迹象说明这座墓先为男性而建,后埋入女性。男性骨架中部分骨头的错位和细小骨头的缺失,可能是二次葬的结果。墓葬结构和随葬品特点与整个墓地的总体特征相符,揭示了墓主人的平民身份。

整个墓地属苏贝希文化,这一文化与中国史料中所记载的车师国有关7。考古资料和历史研究证实,该文化于公元前第一个千年时期8活跃在吐鲁番盆地上,是一个具有发达农牧经济的复杂社会。为了获得2号墓的可靠年代测定数据,从假肢上采集了 3个样本、从同墓出土的其它木质器物及人骨上采集了6个样本,一同送到北京大学碳十四实验室进行年代测定。所有年代数据中,有95%重合于距今2190 - 2130年之间,说明该墓地最有可能的建造年代在公元前240 - 前180年左右。

 

假肢使用者

通过对头盖骨结构、耻骨联合面形态和牙齿磨损程度进行的人类学研究,可以确定假肢的主人是一位50至65岁的男性。根据其长骨的长度9计算出其身高大约在170 - 178厘米之间。其左膝关节(图1,A)、股骨、髌骨、腓骨、胫骨已呈完全骨性融合状态,具体表现为骨关节强直伴有135°的后屈和11°的内旋。关节炎、风湿和创伤都有可能造成上述病变。但X光(图1,B)和CT检查结果排除了骨折和其它机械性创伤的可能性。若病因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则其它的关节也会受到感染,但是骨架上的其它骨骼都没有出现类似的损伤。炎症也会引起骨关节强直10,11, 这种炎症一般是由结核分枝杆菌或牛型结核杆菌感染造成的,这两种感染均属于结核病综合症10,12。除膝关节强直外,在第二肋骨至第十一肋骨骨内面上观察到的骨膜炎病理痕迹(图2,A),也是肺结核病变在古病理学上的表征13,14。同时,在颈椎第五、六骨节之间所呈现出的病骨坏死和新骨生成痕迹(图2,B)也显示出骨骼结核感染的可能性16。另外,同墓出土的19--20岁女性骨骼在左侧第三、四肋骨上的病理损伤痕迹(图2,C,D)也是结核感染的可能性的另一证据。

受骨关节强直影响的骨骼,骨面平滑,说明炎症感染在死亡若干年前既已停止。股骨和胫骨中段骨干的尺寸数据16表明,受感染的一面几乎没有骨骼缺损,说明此人的残疾最有可能发生在他40至50岁之间。

根据CT扫描和X光片资料可以复原该男子腿部残疾部位的骨骼生成过程:从骨骼内部结构的改变,到正常骨承重线的损耗,再到因病腿不再行走而导致的小梁骨的减少。下肢的大角度后曲使得站立和行走难以实现,内旋导致骑马受到严重阻碍。正是木质假腿赋予了主人重新行走的能力和充满活力的生活状态,这种状态一直延续至该男子去世,所有骨骼上附着的清晰可见的肌肉即为证明。

 

腿假肢的结构特点

腿假肢(图3,A,B)由一块与大腿齐高的固定板和一根软木制成的圆木桩组成,木桩末端嵌动物角以减轻磨损,角外再罩动物蹄用以防陷,类似滑雪杆的底部结构。大腿固定板的背面(内面)清晰地显示出膝盖的轮廓(图3,C),板下底部变的很薄(图3,D),应该是长期磨擦的结果。假肢的正面(外面)整体暗沉粗糙,唯最上端闪亮光洁,表明这部分曾经长期覆盖在衣服下,同时也说明这只假腿是系于左腿的外侧。

大腿固定板顶部有两枚穿孔,带有直立向上的摩擦沟痕,可能是用来穿绳。板两侧还各有六枚穿孔,应为固定板与大腿围系之用。有些孔眼的尖锐边缘,已被皮绳的长期穿系而打磨的光滑平整。保存下来的皮绳和板内外两侧深刻的摩擦痕迹,为我们重现腿假肢的固定方式提供了线索,具体方法如下:用一根短皮绳穿过板上部两个相邻的孔眼,绳两端都从板内侧穿出。一端又分成两股,另一端开一穿孔,与大腿套筒上的系带或纽扣相连、固定,这样固定板便通过六个固定点联结到大腿上。

圆木桩的末端嵌有一加工过的山羊角或绵羊角,其尖利前端因在坚硬地面上长期拖拽而被磨得倾斜(图3,E)。角上又覆有一马蹄/驴蹄,用一根皮绳穿过角上的水平穿孔与角固定。

 

讨论

胜金店出土男性骨骼的腿部并未截肢,但已完全残废。因此,作为残腿替代物的假腿,可以被称为“假肢”。前面提到的卡普阿假肢,缺少一个将其固定到大腿上的装置(即“接受腔”)。它主要是在视觉上而非功能上帮助使用者,使其坐在椅上或骑在马上时1看上去身体正常。而胜金店平民墓出土的这件腿假肢,虽然既不美观,也不贵重,但却在技术设计、耐用程度和实用功能等方面独具一格。除了没有接受腔、用动物角外罩马蹄或驴蹄而不是用铁来加固假腿末端之外,这件古老的器具和两千年后人们工业生产或手工制作的腿假肢已非常相似2

本文有关骨骼病变的报告丰富了我们对结核病史的认识15。亚洲有关结核病的记录还相当稀少17。除了我们的结果外,还有从吐鲁番附近富人墓地(公元前202 - 公元200年)18出土成人和小孩骨骼中检测出的结核分支杆菌DNA、韩国记载的公元前一世纪脊柱结核病例19以及从西伯利亚南部发现的人骨遗骸中(公元前360 - 170年)鉴定出的牛型分支杆菌,这些证据说明结核病的传播范围比我们原先认识的要广。公元前第一个千年,欧亚大陆的居民流动性很大,再加上综合畜牧业的推广以及纷繁的战乱等因素,使得这一时期成为结核病在东亚传播的关键期。

 

参考资料

1          Bliquez L. Prosthetics in Classical Antiquity: Greek, Etruscan, and Roman Prosthetics. In: Haase W, ed. Rise and decline of the Roman world II.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1996: 2640–76.

2          Knoche W. Prothesen der Unteren Extremität - Die Entwicklung vom Altertum bis 1930. Dortmund: Bundesfachschule für Orthopädie-Technik, 2006.

3          Finch J. The ancient origins of prosthetic medicine. Lancet 2011; 377: 548–49.

4          Nerlich AG, Zink A, Szeimies U, Hagedorn HG. Ancient Egyptian prosthesis of the big toe. Lancet 2000; 356: 2176–79.

5          Shaughnessy EL. Bronze fangding vessel. In: Yang XN, ed. The Golden Age of Chinese Archaeology. Washington: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1999: 246–47.

6          Ferembach D, Schwidetzky I, Stloukal M. Recommendations for age and sex diagnosis of skeletons. J. Hum. Evol. 1980; 9: 517–49.

7          Sinor D, ed.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Early Inner Asi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8          Mallory JP, Mair VH. The Tarim Mummies. London: Thames & Hudson, 2000.

9          Černý M, Komenda S. Reconstruction of body height based on humerus and femur lengths (material from Czech lands). Second Anthropological congress of Hrdlička A, ed. Praha: Univerzita Karlova, 1982: 475–79.

10        Kim YH, Kim JS, Cho SH. Total knee arthroplasty after spontaneous osseous ankylosis and takedown of formal knee fusion. J. Arthroplasty. 2000; 15: 453–60.

11        Bae DK, Yoon KH, Kim HS, Song SJ. Total knee arthroplasty in stiff knees after previous infection. J. Bone Joint Surg Br. 2005; 87: 333–36.

12        Teklali Y, El Alami ZF, El Madhi T, Gourinda H, Miri A. Peripheral osteoarticular tuberculosis in children: 106 case-reports. Joint Bone Spine 2003; 70: 282–86.

13        Pfeiffer S. Rib lesions and New World tuberculosis. Int. J. Osteoarch. 1991; 1: 191–98.

14       Roberts C, Boylston A, Buckley L, Chamberlain A, Murphy E. Rib lesions and tuberculosis: the palaeopathological evidence. Tuber Lung Dis 1998; 79: 55–60.

15        Pálfi G, Dutour O, Deák J, Hutás I, eds. Tuberculosis past and present. Budapest: Golden Books/Tuberculosis Foundation, 1999.

16        Martin R, Saller K. Lehrbuch der Anthropologie. Stuttgart: Gustav Fischer Verlag, 1957.

17        Pechenkina EA, Benfer RA Jr, Ma XL. Diet and Health in the Neolithic of the Wei and Middle Yellow River Basins, Northern China. In: Cohen MN, Crane-Kramer G, eds. Ancient health: Skeletal indicators of agricultural and economic intensification. Gainesville: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2007: 255-72.

18        Fusegawa H, Wang BH, Sakurai K, Nagasawa K, Okauchi M, Nagakura K. Outbreak of tuberculosis in a 2000-year-old Chinese population. Kansenshogaku Zasshi 2003; 77: 146-49.

19        Suzuki T, Fujita H, Choi JG. Brief communication: new evidence of tuberculosis from prehistoric Korea-Population movement and early evidence of tuberculosis in far East Asia. Am. J. Phys. Anthropol. 2008; 136: 357-60.

20        Taylor GM, Murphy E, Hopkins R, Rutland P, Chitov Y. First report of Mycobacterium bovis DNA in human remains from the Iron Age. Microbiol. 2007; 153: 1243–49.

作者

LI Xiao et al.

Translator

CHEN Xiaocheng

引用文章的方法:

Bridging Eurasia , 九月 2014 , bridging-eurasia.org/zh-hans/node/338
调阅时间:20 九月, 2017 - 13:15